新闻  |   论坛  |   博客  |   在线研讨会
追忆陈章龙教授
wangying | 2016-08-12 14:54:49    阅读:8044   发布文章
2016年8月11日,陈章龙教授因病与世长辞,享年69岁。

我打开记忆的硬盘,搜寻他对我们的点滴指导。

大约18年前,1997年秋,我们第一次参加了中国单片机学会理事长——陈章龙教授等组织的单片机学会,在南京,当时记得场面盛大,有很多老师和工程师前来,我们把刚创刊4年的《电子产品世界》杂志发给观众。1998年10月,我们第二次参加在杭州举行的单片机交流会时,在现场交会费时,在组织资料的人中站起来了陈章龙教授,我们正式联系上了。1999年,单片机交流会在北京的科技会堂举行,由本刊——《电子产品世界》承办。

作为中国单片机学会的创始人之一,陈教授颇富有传奇色彩。据说他是我国最早使用Zilog单片机的人之一,并组建了中国单片机学会,每年举办单片机学术与产业交流活动。后来单片机学会并入中国微机学会,他是中国微机单片机学组组长;再之后该组织又成为中国计算机学会嵌入式专委会。

陈教授不仅有很强的组织能力,还非常有想法。记得我也旁听过几次学会内部会议,各方发言后他会把派系们的想法摆平。他也会在最后介绍一下他观察到的行业趋势——这部分是我这个媒体人最关心的。

他很聪明,每次我见到他或打电话,我刚一开口,他就知道来意,让我得到一个满意的答复。

他总结我们刊物(《电子产世界》)的特点是:国外信息很有特色,应该继续发扬。多年来,我们一直想着他的话,把国外信息作为一个重要报道方向。

陈教授从不给我们写文章,我们就追随着他,把他的讲演整理成文。一次完稿之后还需要他的照片,他发给了我们一张照片,如上图,想必是他很满意的照片,在此登出,以志纪念。

也许是由于陈教授从Zilog单板机、单片机起家,他对Zilog情有独钟。记得2000年我去美国硅谷时采访Zilog,由于听不惯当地口音,只能凭印象写了个大概。没想到陈教授在几个月后的大会讲演中提到了我所报道的Zilog动态,和我报道时所使用的语言几乎一模一样。我可以猜想到他对Zilog的信息是如何的关注。当时我很兴奋又难过,兴奋是因为有这样一位大师关注到此采访;难过的是由于我的水平有限,不能把更多的信息诠释出来。这也鼓励我之后一次次克服采访报道困难,因为也许一些在我看来不太重要的细节,对相关用户和读者来说却是非常珍贵的。

我们杂志1993年创刊,以报道计算机起家。1995年左右与美国Electronic Design杂志版权合作,开始步入芯片业。但1997年左右又与ED分道扬镳。突然失去强大靠山,就像孩子断奶一样,我们迷茫,常感四处碰壁。在陈章龙教授等恩师、专家的帮助下,我们确立了把单片机、嵌入式系统作为了重要发展方向,一步步走过来。

前几年陈教授退休了,返聘去了华东师大,他也开始了新的征程——推广CPS(信息物理系统)和物联网。当时我看到他的精神状态没过去好了,有点步入老年。今闻他已驾鹤西去。我想从一个角度也许挺亏:他一直在工作,没怎么享受生活;但是从另一个角度,单片机就是他生命的舞台!

他声音不高,还有些南方口音,听起来有些费劲。但奇怪的是,每当他在台上讲演时就声如洪钟、字正腔圆。每当全场沐浴在他抑扬顿挫的声音中时,我就猜想他一定是多年在讲台上练就的职业功夫。

。。。

他的音容笑貌永远刻在我的脑海。


逝者长已矣,生者如斯夫。


向一代恩师——陈章龙教授致敬!


参与讨论
登录后参与讨论
wangyu  2016-08-12 16:06:20 

进入电子行业的第一个启蒙导师、专家,愿您老在天堂安好~~~~

推荐文章
最近访客